今天下班,先跑去看小天,到現場先嚇一跳,路邊已經併排了好幾台,醫生應接不暇,我只好自己先下去給小天看。
小天看到我就先罵罵號,好心疼阿。側腹毛都沒了,又有一條縫線。
小天阿小天,這是為了你將來好,多忍耐幾天吧,天氣轉好我會馬上帶你回來的。



應該說是幸好我抓的早,助理醫生說開出來裡面有三丸,也就是有三隻小小小的在裡面。先解說一下我這邊的情況,小天都是窩在我家下面一點的地方,但是那邊的人對貓不是很客氣,會叫環保局來抓,小天是很機警沒有上當過,但是他的小孩,基本上存活率都等於零,與其這樣,不如先動手抓一抓。

TNR確有其必要性,可以有效控制區域內的貓隻數量,今天不做將來貓滿為患,也會有小貓被車撞死、感染疾病,想像一下你走在路上,發現馬路正中央有一團血肉模糊的物體,走進一看發現是一隻小貓的屍乾,被往來的車輛壓來輾去,多麼不捨與嘆息。

醫生剪錯耳朵剪到左邊去,沒關係有剪就好,將來若是很不幸被掃進去收容所,靠這個剪耳可以立即辨識這是TNR貓口,志工可以立即帶出,避免被不幸安樂。


很多愛心媽媽在當地做TNR,卻不願意請醫生順便剪耳,我們也曾發生過,在收容所的親人大貓,帶出去結紮的時候,卻發現已經被紮過了。或是面臨被安樂的命運,被我們志工帶出結紮放回,卻發現也已經被紮過了,所以在此呼籲,如果您有心作TNR,請您順便幫貓作剪耳。
小天實在很可愛,現在乖乖的待在籠子裡,任憑我搓揉,哈哈哈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oaring 的頭像
zoaring

宇宙的邊緣人

zoa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